“魯抗”向“新華魯抗”說不!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0/4/27 14:37:00

  處于供應鏈上下游的藥企和藥店,因商標與字號存在權利沖突而產生糾葛的情況并不鮮見。藥品生產企業山東魯抗醫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魯抗醫藥公司)與藥品零售企業山東養天和新華魯抗大藥房有限公司(下稱新華魯抗公司)圍繞魯抗二字展開了一場權屬紛爭。

 

  近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新華魯抗公司申請注冊第14383664號新華魯抗商標(下稱訴爭商標)前,魯抗醫藥公司核準注冊使用在第5類新藥成藥商品上的第127040號魯抗及圖(下稱引證商標)已構成馳名商標,訴爭商標的注冊將減弱引證商標的顯著特征,損害魯抗醫藥公司的馳名商標權益。據此,法院判決撤銷了對訴爭商標予以維持的裁定。

 

  是否近似各執一詞

 

  據了解,魯抗醫藥公司于1966年注冊成立,自1993年開始使用魯抗作為商號。新華魯抗公司于2005年6月注冊成立,原名為德州新華魯抗藥業零售連鎖有限公司,主要經營范圍包括藥品零售與醫療器械銷售等。該公司于2014年4月提交訴爭商標注冊申請,2015年5月被核準使用在藥品零售或批發服務、醫療用品零售或批發服務等第35類服務上。

 

  2018年2月,魯抗醫藥公司針對訴爭商標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原商評委)提出無效宣告請求,稱該公司自1993年以魯抗作為商號,其在先注冊的魯抗系列商標為醫藥行業內的馳名商標,訴爭商標系對其馳名商標的惡意摹仿和抄襲,且訴爭商標的注冊和使用損害了其在先商號權;此外,訴爭商標與第1620455號魯抗及圖(下稱引證商標一)、第127040號魯抗及圖(下稱引證商標二)、第5359590號魯抗(下稱引證商標三)、第5359592號魯抗(下稱引證商標四),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或服務上的近似商標。據此,魯抗醫藥公司請求對訴爭商標宣告無效。

 

  記者了解到,魯抗醫藥公司據以引證的4件商標,均在訴爭商標申請注冊日前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下稱原商標局)提交注冊申請,其中引證商標一與引證商標二核定使用在針劑、新藥成藥等第5類商品上,引證商標三核定使用在進出口代理、廣告設計等第35類服務上,引證商標四核定使用在醫療診所、美容院等第44類服務上。2000年9月,引證商標一與引證商標二曾被原商標局認定為馳名商標予以保護。

 

  對于魯抗醫藥公司的主張,新華魯抗公司辯稱,訴爭商標由該公司獨創設計,與4件引證商標在構成、認讀及外觀上存在差異,且各自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并不屬于相同類別,未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或服務上的近似商標,亦未損害魯抗醫藥公司的在先商號權。

 

  經審查,原商評委于2018年12月作出裁定認為,雖然引證商標二曾被認定為馳名商標的事實可以證明其具有較高知名度,但訴爭商標核定使用服務與4件引證商標核定使用商品及服務在功能用途、服務場所等方面存在明顯差異,一般公眾不會將訴爭商標與魯抗醫藥公司相聯系而產生混淆或損害其利益,訴爭商標與4件引證商標均未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或服務上的近似商標,亦未損害魯抗醫藥公司所主張的馳名商標權益;同時,魯抗醫藥公司所提交的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其商號在與訴爭商標核定使用服務相同或類似的行業內已具有一定知名度,且訴爭商標與魯抗醫藥公司的商號尚存在一定差異,故訴爭商標的注冊和使用不會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其所標識的服務來自于魯抗醫藥公司或與之存在特定聯系,進而損害魯抗醫藥公司的在先商號權。綜上,原商評委作出對訴爭商標予以維持的裁定。

 

  魯抗醫藥公司不服原商評委所作裁定,隨后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2019年5月,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為,雖然4件引證商標在醫藥行業具有較高知名度,但訴爭商標核定使用服務與各引證商標核定使用商品或服務不構成類似商品或服務,故訴爭商標與各引證商標均未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或服務上的近似商標,訴爭商標的注冊和使用也不易使相關公眾誤認為其與4件引證商標來源于同一主體或者提供者之間存在某種特定聯系而產生混淆、誤認,進而致使魯抗醫藥公司利益可能受到損害或者損害其在先商號權。綜上,法院認為訴爭商標與4件引證商標均未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或服務上的近似商標,亦未損害魯抗醫藥公司所主張的馳名商標權益或在先商號權,據此判決駁回了魯抗醫藥公司的訴訟請求。

 

  魯抗醫藥公司不服一審判決,繼而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跨類保護引發關注

 

  關于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是否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或服務上的近似商標、訴爭商標的注冊是否損害了魯抗醫藥公司對魯抗享有的在先商號權,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訴爭商標核定使用服務與4件引證商標核定使用商品或服務在《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中不屬于同一類似群組,故訴爭商標與4件引證商標均未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或服務上的近似商標;魯抗醫藥公司所提交的有關魯抗商號知名度的證據主要為引證商標二核定使用的新藥成藥商品領域,考慮到新藥成藥與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藥品零售或批發服務、醫療用品零售或批發服務等第35類服務未處于《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中的同一群組,故訴爭商標的注冊未損害魯抗醫藥公司對魯抗商號享有的在先權利。

 

  在上述情況下,訴爭商標是否損害了魯抗醫藥公司所主張的馳名商標權益,成為了左右該案二審走向的關鍵所在。對此,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根據在案證據顯示,魯抗醫藥公司自1993年開始將魯抗作為商號使用,引證商標二曾被原商標局認定為馳名商標,結合引證商標二的宣傳使用證據,可以認定引證商標二于訴爭商標申請注冊日前在醫藥行業已為相關公眾廣為知曉,構成馳名商標;訴爭商標新華魯抗完整包含了引證商標二的顯著識別部分魯抗,且訴爭商標核定使用服務與引證商標二核定使用的商品處于同一產業的上下游,相關公眾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在看到訴爭商標時會聯想到引證商標二,并基于此聯想而誤認為相關服務可能由魯抗醫藥公司提供或與其有特定關聯,從而破壞魯抗醫藥公司通過引證商標二與藥品行業唯一、單一和固定的聯系,減弱引證商標二的顯著特征,損害魯抗醫藥公司的利益。

 

  綜上,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判決撤銷一審判決及原商評委所作裁定,并判令國家知識產權局(根據中央機構改革部署,原商評委的相關職責由國家知識產權局行使)就魯抗醫藥公司針對訴爭商標提出的無效宣告請求重新作出裁定。

 

  根據我國商標法規定,馳名商標可以獲得更大范圍的特殊保護,即對未注冊的馳名商標予以同類保護,對已經注冊的馳名商標予以跨類保護。與一般的商標相比,馳名商標更為公眾所熟知、商譽更高,其知名度已經超越了所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的范圍,即使在不相同的類別上使用馳名商標,相關公眾也可能會認為其與該馳名商標的權利人存在關聯,這就產生了保護的必要性,但馳名商標的跨類保護并非全類保護。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趙虎表示,該案中,法院在確定馳名商標的保護范圍時并沒有拘泥于商品或服務是否類似,而是考慮了相關商品或服務的產業鏈與行業情況,對涉案馳名商標進行跨類保護的依據是二者處于同一產業的上下游且相關公眾具有高度的一致性,這樣的認定符合我國商標法有關馳名商標保護條款的立法宗旨。因此,在確定馳名商標的保護范圍時,可以從相關商品或服務經營者是否屬于上下游關系的角度進行考慮,如果存在上下游關系則可以將馳名商標的保護范圍擴大至上游或者下游的相關商品或服務上。本報實習記者 

 

(編輯:蔣朔)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好玩的大富翁app